浙江20选5 > 人物 >

体彩浙江20选518284期:經超 | 爺們兒不能只靠嘴說

2019-05-22 來源:男人裝
12月初的一個早晨,經超趕早班飛機從銀川的戈壁灘到北京東五環的攝影棚,北京溫度下降得厲害,他穿一件草綠色毛衣坐在化妝間里。他的愛人和孩子也隨后來到了現場,這是他們難得的團聚——結束今天的四個通告之后,他又將坐飛機回到銀川——這樣連軸轉的日子已經持續了將近四年。

浙江20选5 www.pixmez.com.cn

5

經超

拉兔

直到現在經超一年還要拍四部戲,只有農歷新年的一天半時間屬于自己,這一天半中又往往是家人趕往劇組與他相聚。除此之外,更多的時候他只有工作沒有家人。

幾個月前他在一次訪談中提到,他和家人在一個住處短暫歇腳兩年,有一回他凌晨一點回家,在電梯口站了十多分鐘,在想他們家到底住在第幾層。但他曾經有過一段無戲可拍的日子,大概是在畢業之后的那四年中。和妻子小李琳結婚之前,他們住在石佛營一間月租三千元的房子里。因為拮據,他們賣掉了家里幾乎所有值錢的物品,這括小李琳父親留給她的表、經超父親送的兩塊小金條……

從四年無戲到靠一己之力撐起一個四口之家,經超享受這樣的狀態嗎?

他不知道。他能夠回答的只是現在不能像兒時那樣大把地虛度時光了。從小成長在上海的經超對故鄉印象最深的有兩樣,一是高中三年級時的國慶節,南京路上拿著充氣棒槌追著別人打,“天一黑我們就到南京路隨便吃點什么,然后買幾個吹得自己都能暈過去那種大棒槌,開始溜達,轉圈打。連續去玩三天,每天玩得很晚,那會兒要能有七天,我們還能玩七天。”

還有一個是元宵節城隍廟的拉兔燈,一個兔子形狀的燈底下有四個輪子。那是年齡還只有個位數的時候,能為兔燈高興好幾天。

4

經超

打碎

很快經超離開了上海去上學、工作,結婚。從業十年,在這期間經超遇到過不少貴人,其中一位是導演管虎。

在管虎執導《我們最美好的十年》中,經超飾演一個在磕絆中成長的年輕人范洋,因為與女主角馬芽在宿舍內舉辦簡單婚禮“閃婚”,而花了相當長的時間讓馬芽母親接受自己。

在這之前的七年里,經超已經飾演過十個角色,那個七年他的表演有了某一種固定模式,“演戲得心應手的時候,就會發現你會有一種模式,使用這個模式你會被別人認同,于是你之后演什么角色都會去借鑒這種模式。”那是他的安全舒適區,所有的表達從同一個支點出發,塑造成臉譜式的人物。管虎發現了問題,他不要這樣的人物。在開機前十天里,經超每天被導演罵。“他先告訴你那個角色的感覺要到哪兒,但我可能達不到,達不到再去試”。管虎的目的是把經超打碎,迫使他走出那個安全區域。

他們冒了一個巨大的險,用經超的話說就是“我垮掉,就再演不了了”。焦慮和懷疑幾乎要挾持了他,在這期間,妻子小李琳不斷告訴他:要堅持,你要是走了,那就是失敗了。你要撐下去完成。

開機一個月之后,臨近殺青,經超拍完一場舌戰女主角家人的戲,情緒還沒有松懈下來,監視器后面坐著的導演和其他工作人員突然集體起立鼓掌。管虎后來告訴他,“你讓我覺得最開心的就是,我如此打壓你,你竟然沒有被打垮。”

“演員要演一口氣。”

2

經超

在這之后,更多的角色來到了經超跟前,《解密》中歷經磨難而堅韌的趙棋榮、《魔都風云》中出身魔術世家的神秘魔術師葉飛、《溫暖的弦》中情深意重的朱臨路、《如懿傳》中的悲情角色凌云徹。在新的作品《白發王妃》中他要飾演一個擅于權術的大將傅籌,“內心壓抑和承載的東西很多,不能讓劇中人物知道,但是你又不能不讓觀眾知道。這之間需要分寸感。”

他并不介意被說“劇拋臉”,甚至更傾向于成為“劇拋臉”演員,每一個角色都是不一樣的,“這就是被打破”。

如果說要從演過的角色中選擇與他性格最接近的一位,經超會選擇《溫暖的弦》中的朱臨路,那是一個生活上隨性而工作上較真的角色。“工作上你跟我瞎胡鬧我會原地爆炸”。

新戲開拍前期,劇組中一位演員沒有參加劇本討論會,又不同意改劇本,一扔行頭表示不演了,經超當著所有人的面說:“你不行就撤,劇組有這樣的人就是胡鬧。”說完這話經超自己也有些驚訝,沒想到自己會不高興到生這么大的氣,“因為逾越我底線了”。

1

經超

家人

即使經超現在回想起來,無戲可拍的四年也不是痛苦且惶惶不可終日的四年,反而能輕松說出“甘心吃軟飯”,“一年拍一部戲,一部戲五千塊錢”,當能平靜地講述某件事情的時候,正說明你可以直面它。

“我一直承擔了很多。”經超說,但他不是一個消極悲觀的人,“好在我就是嘴碎,愛叨叨,一叨叨我這個壓力就沒了。我減壓的方式是什么?是喝酒嗎?喝酒只是一個藥引子,喝酒是為了我叨叨而服務的,喝完之后特別會說。”

第一次站在《我就是演員》的舞臺上,經超飾演了《士兵突擊》里的班長史今,小李琳第一次坐在臺下看他的表演。為了讓妻子不那么辛苦,經超曾經想過不再做朝不保夕的演員,而是去制片公司工作,每個月的工資四千元。

拍攝到第二組照片時,經超的女兒被小李琳抱著過來,算是一家人短暫的相聚。他最喜歡的時刻就是躺在家里的沙發上喝著啤酒吃烤串,身旁有妻子和兩個女兒。就像他曾經形容朱臨路的那段話:“他動情,也用心。他可以默默陪伴,但從來不會覺得凄苦;他也可以守護十年,但絕對不會覺得悲涼。他有他的人生,還有他豐富多彩的世界,他有事業,也有野心,同時,也有家人的陪伴。”

所以他享受現在的狀態嗎?

“沒辦法,現在得更加努力地工作了。”經超說得無奈,又顯得樂觀。

3

經超

Q&A:

最近拍什么戲呢?

經超:在拍一個以軍旅為背景的戲,在里面飾演一個90 后特種兵。挺開朗也挺逗的,好玩。因為我覺得像觀眾多數看的都是那種臉譜似的特種兵,但可能現在年輕人不容易接受,我不希望給他們一種抵觸情緒。

去《我就是演員》之前是否擔心被比較或者被否定?

經超:去的時候才知道整個氣場不是這么回事。大家都很清楚,演技這個東西怎么比?沒法比。如果是幾個人有同一個劇本演同一個角色,看誰處理得好,這個還能比一比。但是觀眾現在愛看(這個綜藝節目),既然觀眾愛看,那我們就傳遞我們要傳遞的東西。它只是藝術形態的改變,但是藝術創作的初衷沒變。

最后的離開好像有點遺憾。

經超:誰不想留下,但是不會遺憾,綜藝節目畢竟是個綜藝節目,總會有去有留的。結束之后就去喝酒吃小龍蝦了。

當爹的感覺怎么樣?

經超:會努力讓自己冷靜。然后得拿篩子篩一下自己,什么該干什么不該干,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。就是要過一下自個兒的“三觀”,看自己的“三觀”到底準不準確。然后什么樣的溝通才可以讓她更加聽你的話。在她的思維方式上你要更過一些,讓她覺得你這有點過了,然后我說沒事,然后她就說這不行吧,咱們收回來。

目前是絕對的上升期,有沒有希望自己能夠改變的地方?

經超:希望自己能接到更好的作品,有更多的工作,但同時又希望能有更多的時間去陪伴家人,這個真的是很矛盾的地方。

推薦 EDITORS PICKS
熱點 MOST POPULAR